当前位置: 首页>要闻

71岁志愿者倒在赴公益路上 追悼仪式和遗体捐献仪式同时举行

发布时间:2020-11-16 来源:昌吉日报 阅读次数:

昌吉日报全媒体记者 刘新新 李云辉报道:11月10日9时40分许,刘凤兰穿上红色的冲锋衣外套,蹬上运动鞋,背上黑色双肩包,她像往常一样准备出门。

 临出门时,刘凤兰向丈夫曹直昌打了一声招呼:“我走了。”丈夫随口应道:“好,你走就走嘛。”曹直昌没想到,这一句竟是和妻子最后的告别语。

 11月10日11点30分许,在昌吉州第二中学门前的斑马线上,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刘凤兰被突如其来的一辆轿车撞出几米远……迅速赶来的救护车把她送往医院抢救,但由于伤势严重,14时27分,刘凤兰不幸离世!

 刘凤兰走得那么突然,再有一个多月是她的71岁生日。

 

刘凤兰

 噩耗传来,昌吉市“苏玉琴志愿服务工作站”负责人苏玉琴急忙赶到医院,刘凤兰仍然处在昏迷中,当苏玉琴看到刘凤兰那个熟悉的黑色挎包、挎包里的黑色记事本和记事本夹着的720元钱时,哭着说:“刘大姐今天是去结服务站购买的慰问品货款,她是倒在了奔赴公益事业的路上的啊……”

 苏玉琴说,9日下午,刘凤兰和服务站其他几名核心成员举行例会,安排尽快将抗疫期间为贫困家庭购买的慰问物资的账结清,尽快将为南疆贫困家庭筹集的过冬物资寄出去。“最近几天我们都在忙着为南疆捐献冬衣的事情,服务站准备这两天邮寄过去,昨天我们还在对账……”服务站志愿者刘淑萍忍不住擦起眼泪。

   

刘凤兰和队友一起在整理捐献物资

刘凤兰,你走得那么匆忙,忙得都没有顾上向相濡以沫数十年的丈夫交待家里的事情。老伴曹直昌难过地说,10年来,她一直忙公益,每天出门比上班的人还早,晚上回来通常到11点钟。但是,他再也看不到妻子回家时疲惫的身影、再也听不到妻子爽朗的笑声了……

 刘凤兰,你走得那么匆忙,忙得都没有顾上向远在成都的女儿和外孙说一句话。她告别这世界的最后一条短信是10日早上临出门时发给苏玉琴的,是询问去结账的那家商店的联系电话。

 当昌吉市柳树巷的帕里旦•玉素甫大妈听说刘凤兰逝世的噩耗时,震惊与悲痛让她差点昏过去。“就在去年这个时候,那天很冷,中午我在忙碌顾不上吃饭,刘大姐路过馕店,给我买了一大碗丸子汤,我立马就哭开了。她真是个好人,我们家里很多困难都是她帮忙解决的。”帕里旦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17年间曾先后代儿童福利院抚养16名脑瘫和其他残疾孩子的吴桂莲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她听说刘凤兰去世的消息时,震惊得手机差点撂在地上。她说:“7年了,刘大姐每次过来都给孩子们拿吃的、喝的、用的,9月的一天,我在公交车上看到她,我问你咋这么瘦了,她说抗击疫情时当志愿者忙的。”

   

刘凤兰和队员一起为南疆贫困家庭筹集冬衣

刘凤兰,一个普通的退休工人,一个有着50年党龄的共产党员,曾荣获“昌吉州红十字会优秀志愿者”称号。10年来,她在与疾病搏斗的过程中,她的生命在爱的道路上不断得到升华,绽放出灿烂的光芒。

 1999年,刘凤兰从昌吉化肥厂退休;2009年,她不幸患乳腺癌。那段时间,刘凤兰因为化疗头发都掉了,情绪低落,也不爱出门。2010年,她加入到到昌吉州红十字抗癌协会,成为一名红十字志愿者。从此,她不仅和病友们一起与疾病搏斗,还一起参加公益活动,而且成为志愿者队伍里的骨干,精神面貌也变了。

 刘凤兰有一颗柔软的心,看到别人有困难,她就坐卧不安,茶饭不思。苏玉琴回忆说,有一次,刘凤兰和志愿服务工作站的几个人去乌鲁木齐一家医院看病,她看到有人在为一个5岁的维吾尔族小姑娘募捐,原来小姑娘遭遇了车祸,奶奶当场去世,孩子成了植物人,她的母亲孤立无助。刘凤兰和朋友得知后,买了酸奶和水果去探望小女孩,她把身上仅有的200元钱全部捐了出来。回来后,她放心不下,又呼吁身边人捐款3200元,然后乘班车把钱送到了医院。

 “我是一名党员,看到别人有困难,不能袖手旁观。”刘凤兰总是这样说。

 帕里旦•玉素甫患有中风,丈夫和两个儿子都身患疾病,没有劳动能力,家中仅靠她一人开馕店维持生活。多年来,“苏玉琴志愿服务工作站”队员经常去看望慰问她。4年前,帕里旦•玉素甫的孙子住院,拿不出住院的钱,志愿服务站募集捐款,刘凤兰毫不犹豫拿出了1000元钱,并且不让告诉帕里旦•玉素甫,后来还是苏玉琴告诉了帕里旦•玉素甫。今年10月,帕里旦•玉素甫中风住院,刘凤兰又带着慰问品去看望。

 刘凤兰与昌吉州红十字会的许多工作人员都是老朋友,大家都非常敬重和喜欢这个乐观善良的老大姐。昌吉州红十字会工作人员郭荣告诉记者,昌吉化肥厂有一名独居的维吾尔族退休老工人,患有肺心病、糖尿病、风湿性关节炎,行动不便,刘凤兰大姐多年照顾他,帮他做饭,带他到医院看病,一直照看到这位老人去世前半年被女儿接走后为止。老人去世前还念叨这位汉族妹子。

 至今,昌吉市昌化社区干部李红、刘凤兰所住小区的居民还记得刘凤兰当志愿者时忙碌的身影。

 在今年七八月份抗击疫情期间,刘凤兰成为金果庄园小区的一名志愿者,和另外3个志愿者负责三号楼,她是那组志愿者里年龄最大的。她不是在小区站门岗,就是帮居民倒垃圾,往楼上送东西。居民们看到瘦弱的她一家家爬楼梯送东西,衣服被汗水浸湿了,人也越来越瘦,人们很心疼她,有人对社区干部李红说:“你劝一下刘阿姨,瘦成那样了,让她回家吧。”刘凤兰倔强地说:“没事没事,你们不要管我,居民需要我,我能坚持!”她患有多种疾病,每日都在服药,但她每天坚守7个小时左右,抗疫期间她总共服务了228小时。

  

刘凤兰在小区做志愿者

刘凤兰丈夫曹直昌是昌吉州某注册安全工程师事务所的员工,女儿在成都理工大学任教,他们都非常支持刘凤兰的公益事业。曹直昌说,这10年来,刘凤兰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公益事业中。她每月退休工资3000元,每月用于高血压、糖尿病以及乳腺癌治疗的药物要花去700多元,剩下的钱都用来帮助别人了。她什么时候都是把别人的事情放到前面,就连那年她做乳腺癌手术的那天,工厂的一名职工去世了,她赶去参加完别人的追悼会才去做手术。

 刘凤兰匆忙地走了,她的妹妹刘辉一遍遍地翻看着手机中姐姐的照片,她动情地说:“姐姐穿着志愿者红色外套,在做公益事业时是最美的。她总对我说,在公益事业中,她找到了自己的生命价值和存在的意义。”

 今年清明时,刘辉和姐姐刘凤兰给亲人上完坟后,再次来到昌吉遗体器官捐献祭奠园,刘凤兰肃立在镌刻墙、简介墙面前,仔细阅读了捐献者们的事迹后,她郑重地对妹妹说,她死后也要捐献器官和遗体,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为国家的医学研究事业做一点贡献。她说,以后你们就到这里来看我。刘凤兰也曾多次对同伴和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表露出这个意思。但是,也许是担心丈夫和女儿受不了,她还没有来得及征求丈夫和女儿的意见,就倒在了奔赴爱心事业的道路上。

  

刘凤兰追悼仪式现场

11月12日上午,刘凤兰的追悼仪式举行。这是一次特殊的追悼仪式——追悼仪式和遗体捐献仪式同时举行。

 在追悼仪式上,刘凤兰的女儿曹新伟在深情地追念母亲时说:“遵照母亲生前的遗愿,为了满足母亲的遗愿,我和父亲及亲属一致同意将母亲的遗体捐献给新疆医科大学,用于医学科学研究,以便拯救更多的患者。”在之前的11月10日的病房内,丈夫曹直昌怀着悲痛的心情已经在《昌吉州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申请表》上签署了“同意”意见。

  

刘凤兰追悼仪式现场

刘凤兰,声声哀乐寄托着人们对你的思念,朵朵菊花象征着你精神的高洁!

 “刘大姐,今年下半年有两次公益活动没有告诉你,你责怪我,我是看你身体越来越消瘦,怕你身体扛不住啊……刘大姐,你放心走吧,我们一定会在公益事业的道路上走下去!”苏玉琴说。 

“萍儿,你还有什么没干完的事情,我们一起干。”刘淑萍的耳边还回荡着你关切的话语。刘大姐,你放心走吧,这几天你的队友已经把过冬物资寄发到了南疆。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