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要闻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四川、新疆、内蒙古三地救灾记

时间:2017-9-6 11:54:48  作者:王达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119  评论:0
内容摘要:峭拔的青山一座接一座,沿着翻涌的黑河,连成一道高达数百丈的锯齿状山崖。崖上蜿蜒的公路上,两辆锈红色的9.6米重型卡车缓慢前行,没有星星和月亮的夜晚,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们十分谨慎。8月13日晚9时,第二批最后600只家庭箱抵达此次物资运送的最后一站——四川省九寨沟县大录乡政府。早早守...

峭拔的青山一座接一座,沿着翻涌的黑河,连成一道高达数百丈的锯齿状山崖。崖上蜿蜒的公路上,两辆锈红色的9.6米重型卡车缓慢前行,没有星星和月亮的夜晚,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们十分谨慎。

 813日晚9时,第二批最后600只家庭箱抵达此次物资运送的最后一站——四川省九寨沟县大录乡政府。早早守候在这里的乡民围拥而上,帮忙卸货、唱名、分发、画押,又三五成群将分到的箱子搬上小货车,一头扎进迷茫的夜色里,拉回各自的帐篷。

 88日至16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在四川省九寨沟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精河县、内蒙古赤峰市三地同时开展救灾行动,发放赈济家庭箱共计6000只。今年6月至8月,中国红基会已向江西、湖南、贵州、广西、吉林、四川、新疆、内蒙古发放家庭箱24400只,总价值超过730万元。

  

 882119分,九寨沟地震发生时,中国红基会救灾赈济中心主任杨苏正在哄两岁半的孩子睡觉,手机扔在一边充电。

 几分钟后,微信工作群里没找到他的同事打来电话,杨苏抄起手机一听,顾不上儿子了,赶紧打开微信查看各方信息。此时震区情况尚不明朗,杨根据以往救灾经验判断:此次地震震级偏大,地处山区、毗邻景区,经历过汶川、雅安两次强震考验,当地房屋质量应该无碍,但交通恐不乐观。

 此时,中国红基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孙硕鹏已通过微信工作群发布救灾指令:杨苏及同事闫一兵乘次日最早航班赶赴成都,紧急筹备3000个赈济家庭箱,后期可视具体受灾情况追加援助;各部门分工协作,按照既定预案开展救灾及募捐工作。

 9日凌晨4时,杨苏起床,摸了摸熟睡的儿子,出门打车直奔办公室。儿子出生于两年前的512日,正是杨苏从“4·25”尼泊尔地震西藏灾区回来的第三天。这仿佛是冥冥中的一种预兆——走在人道救援的路上,与妻儿总是聚少离多。

 刚刚交班的出租车在空旷的东二环上飞驰,车窗外是“凌晨4点的北京”,一切好像刚刚沉沉睡去,又仿佛即将苏醒。朦胧的路灯下,零星的几束车灯撕扯着光明与黑暗的临界点。脱离了白日的喧嚣,这座城市显出少有的静谧和神秘。

 杨苏无暇欣赏这份美景,匆匆赶到单位,与闫一兵会合,拎起搁置在办公室的装备包直奔机场。装备包内装睡袋、防潮垫、雨衣、手电等,重达25斤。这样的装备包,中国红基会共有十几套,均为紧急救灾专业配置,是2008年汶川地震后积累的经验。

 清晨6时许,二人抵达机场,但因震灾缘故,从北京飞往成都的航班全部取消。二人随即改签当日17时的航班,下午再次赶到机场后,航班又一次取消。

 10日清晨7时,从北京首都机场飞往成都双流机场的CA4194次航班终于起飞,二人顺利登机。同一时间起飞的,还有杨的同事胡星奇、刘晨雨,二人乘730分的航班飞往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赴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精河县执行“8·9”精河地震救援任务。

 一天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翁牛特旗遭遇强龙卷风袭击,多个村庄被摧毁成废墟。人员已被九寨沟地震、精河地震抽调一空的救灾赈济中心,根据预案调派基础医疗服务项目中心李凯、办公室冯振江驾车赶往灾区,在当地发放1000个家庭箱。

    

飞往乌鲁木齐的刘晨雨,是一个出生于1989年、个子高挑的女生,入职中国红基会仅两个月,已经5次被派出执行救灾任务。

 10日中午12时,胡星奇、刘晨雨二人抵达乌鲁木齐,直奔家乐福南湖店。此前因于田地震等自然灾害,该店与中国红基会有过2次合作,并于精河地震发生后的9日下午,提前建立联系,商议了2000只家庭箱的采购事宜。

 当天,二人与超市方完成对接,根据自治区红十字会、博州红十字会提供的灾区需求,对箱内物资进行微调,增加了色拉油、饮用水、袜子和硫磺皂,维持每箱300元的价值不变。

 新疆地处祖国西北边陲,幅员辽阔,公路运输极为不便,加上为当地供货的成都家乐福仓储中心,因九寨沟地震本身已显存货不足,无法完成2000只家庭箱的出货量,新疆家乐福只能从商品产地直采,2000只箱子需从河南发货,全程近3000公里,路上需走4天。

 正当胡、刘二人焦急地等待物资交接时,2600公里外的成都,杨苏、闫一兵二人组织的第一批1500只家庭箱已经装箱完毕,由59.6米长的双桥卡车装运,从成都直奔九寨沟县漳扎镇,根据当地分配安排直接发放给灾民。

 12日上午7时,第一批家庭箱出发14小时后,杨苏及四川省红十字会备灾救灾中心刘星、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徐培竣三人租车赶往九寨沟,一路绕行江油、平武,避开禁行和拥堵路段,走了8个小时,行程400余公里,沿S205省道顺利进入九寨沟。闫一兵则留守成都,和志愿者、家乐福员工一起装运第二批家庭箱。

13日下午16时许,第二批1500只家庭箱抵达九寨沟境内,按既定分配方案沿九若路直接送往陵江乡、玉瓦乡、大录乡。这是一条九寨沟通往若尔盖的县道,也是驴友赴九寨沟旅游的自驾探险热门路线。新浪博客上,曾有网友记录:“当时走在一边是落石、一边是悬崖的九若路上,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但是现在回想,这是这一辈子都难得的经历,也奉劝驴友,如果没有探险精神,如果只有一辆车前行,如果车况不佳,绝对不要走此路。”

 当天,走在险境环生的九若路上的,是一辆SUV5辆双桥卡车,加上余震不断,路边不时有人手持喇叭高声提醒“谨慎通过”,情况更加不容乐观。

 下午17时许,天色将暗,5辆卡车终于抵达距离最近的陵江乡岔路口,其中2辆随三人进村卸货,剩余3辆继续沿九若路向玉瓦乡、大录乡驶去。当晚,三人一路跟车卸货,直至22时许完成大录乡的发放任务,返回县城时已近零时。

   

 14日上午,随四川省红十字会赈济救援队赴陵江乡、玉瓦乡、黑河乡进行回访时,杨苏三人看到,当地受灾群众已经基本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房屋倒塌情况不多。

 “去的时候,村民正趁着好天气收花椒,一部分人因为担心余震住在帐篷里,但生活方面受到的影响不大,家庭箱里的物资基本都派上了用场,这也与我们当初预计的情况差不多。”杨苏说。

 2600公里外的精河,虽然震级要比九寨沟小,受到的社会关注远不如九寨沟,但受灾情况却严重许多。胡星奇介绍,816日进震中托里镇的乌兰旦达盖村发箱子时,看到当地受灾户房屋已经全部推倒,村民住在临时搭建的救灾帐篷里,家具都被救灾官兵搬出,临时安置在空场地上,通信、供水、供电、供气正常,震后公路交通已经恢复,受灾群众临时安置点的水、米、面、油、帐篷、医药品等救援物资充足。

 当地村干部介绍,乌兰旦达盖村几乎家家都是土坯房,震后绝大多数都墙壁开裂不能住人,当地政府、红十字会很快就把帐篷支了起来,又担心危房倒塌造成二次伤害,县政府组织大型机械将所有危房全部推平。目前,该村震后建设规划已经开始,受灾群众预计将在入冬前入住抗震安居新房。

 66岁的久吉尔大妈、67岁的沃尔玛大妈和51岁的巴依尔塔大叔接受了二人的入户回访。其中,沃尔玛大妈的丈夫因中风导致瘫痪,常年卧病在床,巴依尔塔大叔的母亲87岁高龄,体弱多病,都是村里的困难户。久吉尔大妈一家的房子也已40年高龄,早已不够全家五口人居住。政府承诺,在入冬以前将入住居住面积80平米、配有独立小院和牛羊栏的新家,他们并未因遭遇地震丧失生活信心。14日清晨,全村人还在村委会前参加了震后第一次升旗仪式。

 远在另一个时区的赤峰,情况则显得更糟糕一些。李凯介绍,因为是强龙卷风猝然来袭,克什克腾旗、翁牛特旗的受灾村具有“受灾范围小、区域灾情极重”的特点。“相邻的两个村,相隔只有100米,一个村整个被吹没了,另一个村完好无损。”李凯说,这可能也会让灾后恢复重建更加艰难。

 克什克腾旗土城子镇五台山村是此次受灾最严重的村,3人遇难,村子沦为一片废墟。前往五台山村察看灾情时,李凯、冯振江没能遇到一个村民,他们已经全部搬到了临时安置点的帐篷、学校或投亲靠友。 

从五台山村出来,前往十里铺村的路口上,二人遇到了一位80岁的老大爷。老人正在整理被风灾席卷过的菜地,地里已经没有了像样的青菜。老人说,一家四口人,刮风时正在后屋看电视,几秒钟时间天就黑了,电也停了,房子跟发了地震一样摇晃,家里的东西全被卷走了,一家人战战栗栗地躲在床底下等风去,老人还被落物砸伤了鼻子,风停后被孙子背了出来。

 多年置办的家什全没了,房屋只剩前排两间,多年维持的小饭馆也开不下去了,但老人觉得,只要人没事就好,“地里拾掇拾掇还有几颗菜,箱子里的榨菜也下饭,天灾避免不了,生活还要继续”。目前,老人一家正住在前屋和红十字会搭建的帐篷里。

 “灾后安置还好,难的是以后的生活。”李凯说,相对于城市,受灾农村吃菜基本靠自家菜地,但灾情影响非常漫长,维持生计的小生意也无以为继了。相比灾害发生后一两周,他们更需要后期的持续帮扶。 

更令他忧心的是受灾村庄的“空心化”。克旗五台山村、十里铺村、翁旗烧锅村,来领箱子的基本都是老年人和孩子,年轻人很少见。而在新疆精河县乌兰旦达盖村,全村常住人口680人,实际居住只有400人左右,且以老人为主。

 “年轻人是村子的中坚力量,他们都出走了,留下老人和孩子,面临灾害时的脆弱不难想象。”李凯说,中国红基会正在帮助一些老少边穷地区的贫困村开展生计发展项目,增强防灾减灾能力建设,但这无疑也是一条十分艰难的路。

使 

 818日,发完全部家庭箱,前往家乐福完成后续工作,原定21时的回程航班延误至次日凌晨1时,刘晨雨回到北京的家时,天已经亮了。

 这一天是周六,刘在家里整整睡了一天。此前的28年,这样的经历她几乎没有过,但在入职中国红基会的2个月中,她经历了5次。2013年,她大学毕业入职上海东方篮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媒介主管岗位,2016年底赴京,今年622日顺利通过中国红基会三轮面试。

 第三轮面试时,基金会秘书长助理、赈灾发展部部长傅阳看中了刘有体育经历,应该具备较好的身体素质和抗压能力,问她:“救灾赈济中心缺一名救灾专员,是否愿意从应聘的社区发展项目岗调至救灾专岗?”她的想法是,虽然曾参与过一些公益项目,但救灾还未有接触,可以一试。

 原定73日(周一)正式入职,但624日,四川茂县发生山体滑坡,中心主任杨苏飞往灾区执行救灾任务,同时南方多省市遭遇暴雨洪灾,救灾赈济中心极度缺人,办公室当天临时给刘晨雨去电,询问是否可以提前入职。

 626日周一,刘晨雨提前办理了入职手续,当天下午即接到救灾任务,27日随傅阳赴江西执行救灾任务,走访了修水、婺源等5个受灾县,发放2000只家庭箱。她的随身行李是5件红马甲、几套换洗衣物和1瓶防蚊花露水。

 凭着随身携带的这几件简单行李,刘晨雨随傅阳、杨苏等71日转战贵州,5日返回北京,又于716日、23日两赴吉林,28日返回北京,公出21天,发放家庭箱共计8000只。

 杨苏、闫一兵、李凯、冯振江也分别于815日、17日完成家庭箱发放任务,分别乘飞机、驾车返回北京。根据单位制度,因在工作日返京,他们可以在家休整一天。而对于胡星奇、刘晨雨,因为是周六返京,休息日结束后周一正常上班。

 “外人看来,可能会觉得不太合理,但我们觉得很正常。救灾救助事务繁忙,时常遇到加班加点,一个部门缺人,别的部门临时抽人顶上都是常有的事。”李凯说,这也是他在基金会工作感到舒心的原因,“遇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怀着共同的理想和信念,做一件充满荣耀和价值获得感的事”。

 813日中午出发时,因为担心吃饱了沿途犯困,李、冯二人没吃午饭,期间只在临近赤峰的承德服务区各吃了一碗泡面。与他们同行的是一辆里程6万公里的丰田汉兰达,2011年玉树地震时由丰田公司捐赠,专门用于开展救灾工作,仅最近三年就跑了两次湖北、内蒙古、河北和江苏灾区。

 “这么多年跑下来,这辆车可谓饱经风霜,去年在湖北水灾中参与救灾时,还被大水冲掉了车牌。”冯振江说,这辆车是赤峰救灾工作组的“第三人”。


相关评论

新疆红十字会主办
CopyRight 2014-2016 
新疆红十字会    All Rights Reserved 
乌鲁木齐市延安路773号 830049
电话:0991-2559006 传真:0991-2565243 
xjhszh@xjredcross.org.cn

 技术:35278597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业务:594082031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新ICP备14003602号